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这位号称“踩不死的德州蟑螂”,成了马云学习的对象!

[日期:2016-02-03] 来源:云创大数据  作者: [字体: ]


【云创大数据原创人物系列之八】2015年11月23日,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星期一,对Blue Origin(蓝色起源)乃至全世界而言却意义非凡。在这一天,Blue Origin旗下的New Shepard 火箭在垂直升入太空后,成功返回地球实现软着陆并完成回收,而着陆的地方离起飞点仅1.37米。

  这无疑是太空探索领域的一枚重磅炸弹,一向低调的Blue Origin把握先机,在火箭回收技术方面拔得头筹,风头甚至盖过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的SpaceX,一场令人兴奋的太空竞赛由此拉开序幕。


贝佐斯在Twitter上将New Shepard比喻为最稀有的猛兽,而马斯克则表示SpaceX在三年前就做到了。

 

  说到蓝色起源,就不能不提其当家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但其实他被人熟知却是因为另一身份——亚马逊的创始人。这个喜欢大笑的科技巨头是如何一步步建立起庞大的亚马逊帝国?又为何创办蓝色起源,进军太空探测领域?不妨跟随小编一起去一探究竟!

 

天马行空的资优生

 

  1964年,贝佐斯出生在美国新墨西哥州,原名杰弗里•普勒斯顿•乔根森(Jeffrey Preston Jorgensen)。这时他的新手爸妈均未满20岁,父亲泰德•乔根森是一位马戏团演员,而母亲杰奎林•吉斯当时还是一名未成年的高中生。


泰德•乔根森

 

  儿子出生以后,杰奎林又重返校园,继续完成高中学业。虽然母亲的娘家多方帮衬,但是泰德的事业始终没有起色,不仅日子过得很清贫,而且泰德总爱喝上几杯。最终,在贝佐斯17个月大的时候,两人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三年后,杰奎林在新墨西哥银行遇上了现在的人生伴侣米格尔•贝佐斯,并与之携手走进了婚姻殿堂,儿子也改名为杰弗里•普勒斯顿•贝佐斯。一年以后,贝佐斯一家迎来了小公主克里斯蒂娜,再一年,小儿子马克也出生了。


杰奎林•吉斯与米格尔•贝佐斯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有的东西是与生俱来的。据说,当小贝佐斯还是三岁小儿时,就已经开始用螺丝刀捯饬他的婴儿床了,为了睡上大床,他一心想把它拆掉;杰奎林带他游玩公园时,别的小孩都不肯撒开妈妈的手,可贝佐斯却迷上了游乐设施上的各种滑轮与皮带;有时候。贝佐斯的专注劲上来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其幼儿园老师就经常将沉思的贝佐斯连椅带人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

  贝佐斯从小就想一探宇宙的奥秘。幼时的他对《星际迷航》毫无抵抗力,对于电影中的台词,他能够做到脱口而出,而且自学编程,开发了最早以此为主题的游戏,喜爱程度可见一斑。对于贝佐斯这方面的才能,一方面源于与生俱来的天赋,另一方面也离不开外公潜移默化的影响。

星际迷航:原初系列

 

  贝佐斯的外公波普•吉斯也是一位传奇人物,他既是二战时期的美国海军少校,同时也曾任职于一家名为ARPA的军事研发中心。所以在小外孙的成长过程中,波普总能为其带去有关导弹、火箭以及太空探测的有趣话题,同时他也鼓励贝佐斯从书籍中学习。因此,在与外祖父共同生活的期间,贝佐斯读了大量的科幻书籍,也正是在此期间,贝佐斯与外祖父一起修理风车、改造泥土地,甚至现场观摩波普为小动物做手术,学会了很多农活,动手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5岁的贝佐斯

 

  总的来说,在校期间的贝佐斯没有退学、创业等壮举,始终给人“资优生”的印象。小学时,贝佐斯因为优异的成绩,成为了“先锋计划班”的一员;高中时期,贝佐斯的成绩也一直保持A,不仅连续三年霸占“最佳理科生”的宝座,最早获得普林斯顿大学的邀请函,而且荣获最高殊荣“美国优秀学生奖学金”与银骑士奖,并从680名毕业生中脱颖而出,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成为了当年唯一一名在毕业典礼上致告别词的学生。

 

异军突起的亚马逊

 

  1986年,贝佐斯顺利修完了所有学业,获得了普林斯顿大学颁发的电气工程与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毕业后的他主要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打拼,曾先后任职于Fitel、美国信孚银行以及DESCO。其实,在为DESCO效劳之前,贝佐斯已经准备结束打工生涯,自主创业,但DESCO的创始人戴维•E•萧(David E. Shaw)以其个人魅力说服了贝佐斯,使其放弃了逃离华尔街的计划,甘心在这家对冲基金公司发光发热,并一度做到了副总裁的位置。


戴维•E•萧

 

  在此后的日子里,随着发展规模的不断壮大,DESCO对数学人才与科学人才的需求量也骤增,可以用“求贤若渴”来形容。公司招聘组不仅把目光锁定于各大名校的拔尖人才,而且对选拔流程与面试内容严加考究,力求为公司配备最优的人才资源。这对后来亚马逊的发展不无影响,因为自其创建以来,贝佐斯一直坚持为公司选拔最优秀的人才。

  在这次招聘中,贝佐斯收获了事业起飞的满足感,但其对于贝佐斯的意义远不止于此。因为,在后来入职的的新进职员中,贝佐斯结识了惺惺相惜的人生伴侣——麦凯奇•塔特尔(MackenzieTuttle)。麦凯奇与贝佐斯同为普林斯顿大学的高材生,比贝佐斯低六届,主修英语,是一名颇有天赋的小说家。


普林斯顿大学

 

  进入DESCO以后,贝佐斯的办公室就在麦凯奇隔壁,这使得麦凯奇有机会近距离地接触这个异常自信、工作起来极度认真、有些固执甚至是神经质的年轻人,包括他那极具感染力的大笑。两人相熟以后,顺理成章地开始约会,并在约会三个月之后火速订婚,再3个月,贝佐斯与麦凯奇在浪花酒店举办了婚礼,正式喜结连理,那年是1993年。 

贝佐斯与麦凯奇

 

  在大多数人看来,把故事定格于此已然是不错的结局,如果没有那次偶然的机会。1994年2月,《矩阵新闻》刊登了一串字节与一个数据包,用以表示互联网在过去一年的快速增长,贝佐斯从这些看似零散的数据中推算出:那年的网络运行大概增长了2300%。显然,这是一个疯狂的数字,贝佐斯既感到震惊,同时又敏锐地探出了商机,一个错过可能永远都不会再有的商机。为此,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在网上开书店。

  如果说在校期间的贝佐斯对于互联网的理解还不很深刻,那么已经成为DESCO副总裁的他对其市场潜力已经笃定不已。在此之前,贝佐斯与戴维就曾考虑过网络超市,顾客可以从中买到所有想要的东西,也就是“网罗所有商品的商店”(the every thing store)。当然,他们也意识到,就当时的情况而言这多少还有些不现实。于是,贝佐斯决定把范围缩小,从一类产品入手,并最终把目光锁定了书籍。此后,贝佐斯还在当时最早的网上书店——Future Fantasy买过一本书,当这本书到达他手里时,已经破烂不堪了,贝佐斯更加坚信这还是一个几乎没有被开拓的巨大市场。

  杰夫•贝佐斯曾说过,“我不会因为失败而感到遗憾,但一定会因为没有尝试而后悔。”为了把遗憾最小化,当时兴奋不已的贝佐斯把公司名字初定为Cadabra,并开始招兵买马。在圣克鲁兹,贝佐斯结识了对互联网有着同样热情且经验丰富的谢尔•卡芬(ShelKaphan)(亚马逊的第一名员工兼技术主管),两人一拍即合,并将办公场所锁定在了西雅图。一切准备妥当之后,31岁的贝佐斯与24岁的麦凯奇放弃了现有的舒适工作,踏上了一段绮丽的创业之旅。


Cadabra在Usenet网站上刊登的招聘启事(翻译版)

 

  创业从来就不简单。在开始之初,贝佐斯为Cadabra投注了1万美元现金与8.4万无息贷款,外加卡芬购买的2.5万美元股票,公司总资产也就12万美元左右,却面临着设备紧缺、人才匮乏等诸多问题。当时的Cadabra只有贝佐斯、麦凯奇与卡芬三个员工,贝佐斯、麦凯奇主要分担编程任务,而麦凯奇则兼管会计与人事。

  即使如此,Cadabra从未停止进步。为了夯实基础,贝佐斯把大量的时间倾注在网站与数据库的建设上,并耗时3个月测试相关软件;1994年11月,公司名也正式更改为Amazon(亚马逊),以世界上最大的河流指代未来世界最大的书店;1995年,贝佐斯的父母杰奎林夫妇更是为亚马逊投资了10万美元,即使他们还不能完全儿子的想法,也深知这笔钱付之东流的几率高达70%。

  紧接着,在这一年春天,亚马逊最初的测试版本上线了,贝佐斯和卡芬的家人和朋友成为了最早的使用者。其中,约翰•温赖特在当时的亚马逊买下了《流体概念和创造的类比》(Fluid Concepts andCreative Analogies),成为了亚马逊的第一位顾客。虽然测试版本的界面粗糙、内容匮乏、使用也不够流畅,但显眼的河流标志与突出的A字母仿佛在向世界宣告:一个互联网世界的巨人站起来了。


亚马逊的初次上线

 

  此后,卡芬与新加入的保罗•戴维斯(Paul Davis)对亚马逊又进行了一番改进与完善,在增加购物车标志的同时,进一步地优化了信用卡付款的安全方式,并使读者可以通过网络服务获得相关图书信息。完善之后,亚马逊开始订购图书并正式上线。那会儿,一旦有人下单,亚马逊办公室的电脑就会铃声大作,这时大家都会凑在一起,看看是谁买了什么书。后来,由于顾客越来越多,只好把铃声关掉了。

  随着订单的不断增加,库存、包装等各种问题也逐渐凸显。与此同时,亚马逊还需面对传统书商的打压,在1994年已经损失了5.2万美元,局势一度堪忧。但是,贝佐斯始终思路清晰,他告诫员工要有忧患意识,不要指望竞争对手提供机会,必须从顾客角度出发,脚踏实地。在此期间,贝佐斯一方面与亚马逊员工一起突破工作瓶颈,另一方面也在积极地募集资金。


亚马逊的仓库

 

  1996年,亚马逊的局势大转,仅第一周,其增长幅度就高达30%-40%。不久,《华尔街日报》以大幅版面报道了亚马逊在太平洋西北地区掀起的这股网络书籍销售热潮,贝佐斯一度成为了关注热点,同时又促使亚马逊订单量的再次喷发。1997年5月15日,亚马逊股票正式上市,代码为AMZN,当时每股价格为18美元(如今股价已达562.52美元)。自此,“亚马逊”的意义得到了极致丰富,电子商务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


1998年,贝佐斯出现在福布斯的封面报道《新世界的主宰》中。

 

初心不改的火箭小子

 

  2000年,亚马逊的发展逐渐步入正轨,但是财务方面始终无法良性循环,贝佐斯也因此损失了41个亿,前途着实堪忧。作为亚马逊的当家人,贝佐斯在这个时候仍然气定神闲,不仅一如既往地夯实技术基础,进一步细化目标愿景,还悄无声息地在华盛顿州注册了Blue Origin——一家注重压缩成本、提高安全性的太空探险公司,比SpaceX的成立足足早了两年。这看似意料之外,却又是情理之中,贝佐斯的航空梦自此迈出了第一步。

  自创建以来,Blue Origin就一直很神秘,对外并没有披露过多的信息,即使招聘航空人才也没有明确标注公司地址。直至2003年的TED演讲大会,当大家谈论这家公司时,连其全称都还拼不完整。直到一个月后,联邦航空管理局的一份报告指出,一架直升机在阿尔卑斯山附近装上了一棵大树,随后又栽进了旁边的小河,造成了一起飞行事故,所幸的是机上的三名乘客均无生命危险,而贝佐斯便是其中之一。原来,贝佐斯和他的团队一直在寻找发射台的最佳建造地。


New Shephard

 

  此后,Blue Origin建造了第一艘宇宙飞船,由推进器来控制其垂直起飞与降落,从而实现飞行器的可回收利用。他们将之命名为Shepard,以此纪念第一位太空宇航员——Alan Shepard。2011年,Blue Origin第一次试行飞行器,但其升空后不久就燃烧成了大火球,宣告了此次尝试的完败。


蓝色起源与NASA合作的宇宙神5型运载火箭

 

  虽然颇感遗憾,但贝佐斯还是一往无前。此后,在航空局的大力支持下,Blue Origin不断完善了乘客的逃生系统,而贝佐斯也为Blue Origin颁发了一枚纹章“GradatimFerocite”,以鼓励公司全体员工“循序渐进,勇往直前。”。最终,贝佐斯团队的努力在今年初见成效,其以领先的可回收技术实现了节省航空成本的目标,完成了宏伟蓝图的第一篇章。

 

姗姗来迟的Kindle

 

  如果说到世界上最早的电子阅读器,一定非“火箭电子书(Rocket e-Book)”莫属,这款电子阅读器的先驱由马丁•艾伯哈特与马克•塔潘宁合作研发,而艾伯哈特即后来享誉国际的特斯拉电动汽车的合伙人之一。艾伯哈特与塔潘宁不仅为此成立了新媒体公司,而且为了更好地与出版界打交道,他们同时找到了贝佐斯。

  当贝佐斯看到火箭电子书的原型机时,他眼前一亮,不禁对这种新型的半透射式LCD屏技术感受好奇,而且只手阅读的全新体验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之后,双方很快达成共识,并进入了后续的谈判阶段,商讨如何利用各自的技术优势与市场潜力共同推出火箭电子书。

  可惜的是,最后他们谈崩了。贝佐斯担心火箭电子书一旦成功,很有可能会让其他竞争对手有机可乘并顺势买下新媒体,所以他提出了独占权的条款,使其拥有对投资商的选择权。可是艾伯哈特与塔潘宁不能接受,合作因此戛然而止。之后,艾伯哈特与塔潘宁直接联系了亚马逊的劲敌巴诺书店,并与之迅速签订了协议。自此,火箭电子书与贝佐斯再无瓜葛。


巴诺书店

 

  放弃了火箭电子书,并不表示贝佐斯丢掉了电子书阅览器这整块蛋糕。2004年,苹果的音乐搜索服务异军突起,iPod成为了当年的热销单品,风头可谓一时无两。为此,亚马逊的CD业务受到重创,可以说完全没有招架能力,而更让人感到后怕的是,这可能只是一个开始,数字化的图书极有可能成为数字媒体时代的下一个竞争制高点。

  “与其被别人吃掉,还不如自己吞掉自己。”在苹果步步紧逼的音乐业务之下,贝佐斯组建了另一支神秘团队——126实验室,专门研究电子书阅览器对亚马逊销售情况的影响,以便为后期的角逐做准备。与此同时,在几次高管会议之后,虽然仍有反对之声,贝佐斯还是决定研发专属的电子书阅览器,全面争夺电子书业务,而126实验室就成为了该任务的主要承担者。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正是在iPod的助产之下,才诞生了kindle。

  从开始之初,寓意“点亮”的kindle就注定将成为颇具诚意的代表之作。其中,kindle的摇篮——126实验室汇聚了当时硅谷最聪明的工程师,他们在kindle上应用的都是最前沿的科技,比如耗电低同时又能带来舒服阅读体验的电子墨水技术,而具体的工业设计工作则交由顶尖的设计团队——五角设计公司完成,加上贝佐斯近乎严苛的完美要求(如配置无线网络、老年人也能轻易上手等),kindle可以说集众家之长。

  然而,由于kindle的移动通信零件生产商——高通和博通的互相倾轧以及亚马逊自身的技术与配货问题,一直到2007年,kindle才正式上市。好东西从来不怕晚,kindle一经推出,便被抢购一空。通过这个重283克、售价399美元的指尖阅读器,读者只需9.99美元就能购入正版的心仪书籍,而且近似纸质的阅读体验也让人尤为欣喜。两年后,设计更简单、应用更方便的kindle 2也正式上线,使亚马逊轻松掌握了90%的电子阅读市场,跨入了贝佐斯所预见的数字化阅读时代。

  现在的贝佐斯已经为亚马逊戴上了“世界最大书店”的桂冠,而他正在努力建设“网罗所有商品的商店”的初始目标。如今,点开亚马逊的官网,图书、音像、厨具、美妆、食品、服装、汽车用品等一应俱全,并在不断的丰富与扩展。随着智能化时代的到来,贝佐斯也为亚马逊请来了不少帮手。比如,2012年花费斥资7.75亿美元收购的自动化机器人系统——Kiva以及2013年揭开面纱的无人机,无一不把贝佐斯的极客精神展现得淋漓尽致。

  而在2013年,贝佐斯又以个人名义收购了《华盛顿邮报》,作价2.5亿美元,既购买了这家传统纸媒的过去,也将为其创造不一样的未来。此外,清洁能源与云服务也是贝佐斯目前十分关注的领域。值得一提的是,在互联网时代,亚马逊与与阿里巴巴不仅在电子商务方面直接对垒,而且双反都十分重视云服务领域,两者在云端的过招不可避免。


华盛顿邮报

 

  今年10月,亚马逊第三季度的财报出炉,依托领先的云存储与云服务,亚马逊扭亏为盈,填补了之前由仓库扩建造成的亏损,盈利达到7900美元之多,股价一度飙升至623.02美元,而贝佐斯个人财富也在一天之内激增50亿美元,甚至超越了甲骨文的CEO,位列美国富豪榜第三位。由此印证了一句老话:爱笑的人运气都不会差!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